第164章 风起云涌
作者:飞扬的钟      更新:2022-10-17 06:32      字数:3227
  本公子要是发现你在胡吹大气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可以想象!

  平青云见他找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比划起来,画的都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之类的,疑心倒也去了大半。

  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早没想到呢,五行相克相生啊,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同时,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知道这些可就好办了。

  平青云听得一头雾水,

  你在那里嘀咕的什么东西,什么相克相生的?

  八卦图中分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其中坎,离对应的便是五行中的水,火;而坤对应的是地,换句话说也是土的意思,哈哈,小爷可真是个天才!

  他依旧在那里自说自话。

  喂,本公子问你话听不见?想死是不是?

  平青云脸上有些薄怒。

  跟你说了也不懂,你个憨娃懂个甚呢?

  周名扬下意识的嘲讽了一句,得意之下竟把九天界的方言都用上了。

  话一出口他便知要大祸临头,连忙一个地滚翻往右面躲去。

  蓬~

  平青云含怒而发的一掌将地面都打得凹陷了三分,他冷眼看着周名扬,

  你小子功夫精进了不少嘛,竟然能躲了本公子一掌。

  周名扬见他蠢蠢欲动的样子连忙求饶,最后还是被扇了一巴掌以泄了他的心头之气。

  你妹的,等什么时候落到小爷的手里,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名扬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暗道。

  怎么,你可是不服气?

  平青云眼睛一眯,

  若是不服气尽管上来,本公子只出一只手,只用三分力,你若能在手上过个三五招的话,呵,我便不再与你为难。

  嘿,平大侠神功盖世,法力无边,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哪敢跟您扎刺呢。

  周名扬赔笑道。

  唉哟!

  说话间又挨了平青云一记耳光,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方才你说找到破解之法了,现在还不快去验证?

  你大爷的,等你哪天落在我手里,小爷一定把你卖到妓院,咱不找女的,找上十七八个大汉就站在你后面等你捡肥皂!

  他心中气极,脸上还堆着笑,

  没问题,我这就破解掉这个阵法。

  周名扬指着乾字解释道,

  只要把这个字移到外面一圈的金木之间,这阵法禁制应该就破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那么两下子,那就别愣着了,不过本公子可事先警告你,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可留神你的小命!

  那是,那是。

  瞧你这副卑躬屈膝的贱样,还不快移?

  周名扬又前后想了一遍,应该没错,他伸手便把乾字移了过去。

  咦,怎么没有动静?

  他有些纳闷的左右看了一下,一点阵法被破开的动静都没有。

  小子,你到底弄的对不对?

  平青云一脸狐疑的看着洞口处。

  我移的肯定没错,应该是破了的,平大侠,哦不,平公子,麻烦你再试一下那洞口,那红光禁制应该没有了。

  是吗?

  嗖~

  他凌空射出两道气指,待到洞口时候红光乍现,劲气立马弹射了回来。

  好在平青云身手敏捷,一个侧翻避了开去。

  混账小子竟然敢戏弄本公子?

  他刚要出手教训,却听得那砖石忽然一动,铿啷一声,以砖石为中心,方圆三尺以内的地方都开始转动了起来。

  哈哈,我说我移的不错,这肯定是机关年久失修,有些老化了所以反应迟钝,不是我吹平公子,这种阵法对于风月大陆上绝大部分的结界幻术大师来说都难如登天,对于我来说却是弹指可破的小儿科......

  平青云看着脚下不断旋转加快的土地,心里信了九分,

  呵,这么看起来,你这个卑贱的男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难怪姓张的家伙能够看上你,咦,这怎么还在加速旋转?

  两人脚下的那一块土地越转越快,到最后已经没法直立,只能趴在上面。

  这下连先前自信满满的周名扬都意识到有些不对了,他呈大字型趴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抓住一簇野草,是百思不得其解。

  应该没错啊,怎么会这样呢?

  你个混账小子,早知道这样先前就一掌将你拍死算了!

  平青云惊讶的发现这旋转的地面有一股莫大的吸力,自己施展出平生所学竟然也跳脱不开。

  那什么,您迟点再教训我不迟,当务之急,您先想个办法让这土地停下来,不瞒您说,我被晃荡的有些头晕了。

  周名扬本来就有些恐高,这一阵盘旋之后是头晕眼花,只是强忍着没吐出来而已。

  混蛋,要是有办法本公子还与你在这废话?

  你妹的,没办法你神气个什么劲啊?

  他心中腹诽了一句,这时候水墙上忽然映出了一座晶亮的法阵,二人脚下的土地嗖地一下腾空飞了过去。

  啊,打,打倒膏药国!

  在危急的关头周名扬高喊了一句口号,慷慨就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再脚踏实地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处地方:

  一处宽阔的山洞里,外面有不少光射了进来,里面还有不少的甬道,只是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长。

  这是什么地方?

  周名扬头一偏,平青云正站在他的身后,

  你妹的,怎么到哪都甩不掉这个家伙?

  他刚要去四处探查一下,平青云抬手阻止,

  给本公子老实点不要乱走动,那甬道里面好像有人。

  甬道里有人?

  周名扬吃了一惊,看起来这里已经不是那湖下面了,难道刚才一下子已经飞出了遗弃之地?

  平公子,这,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平青云听了瞪了他一眼,

  本公子正要问你呢,要不是你瞎破什么八卦阵,怎么落到这个鬼山洞里?

  他顿了一下,

  不过或许是错打错着,我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您是指哪一方面呐?

  平青云没有再接话,他收敛了一下自身的气息,径直的走向其中的一条甬道。

  你妹的,就这么把小爷扔在这里了?

  周名扬有点无语,他想了一下,这里情况不明,与其一个人待在这里,还不如跟在这货身边来的安全。

  甬道地面还算平整,只是越来越狭小,有的地方仅容得下一个人通行,他亦步亦趋的跟在平青云后面。

  忽然,走在前面的平青云停住了脚,周名扬措手不及,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后背。

  哎呀,不好意思,我没看见。

  卑贱的男人,你竟然敢碰我的身体?

  平公子见谅,这黑灯瞎火的你这陡然一停我是真没看见,你应该没有事?

  周名扬有些奇怪他的反应。

  没有事?小子,你彻底的激怒本公子了,现在你就给我拿命来!

  平青云声音低吼一声就要动手。

  我擦,不至于平公子,我只是无意撞了你一下而已。

  周名扬慌了,他感觉得到,面前这货是真的动了杀机了,只是这起因也太荒谬了,要是就这么死在他手里,未免太憋屈了。

  等等平公子,里面好像有人说话,你听?

  少跟本公子来这套,准备受死!

  哎哎,真的真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不信你听。

  平青云一愣,凝神细听,果然听到了有人在里面说话。

  他脸色一变,迈步边走了进去。

  周名扬犹豫了一下:

  如果这里是蜃空境的话,这帮人藏在这里很大的可能就是在寻找那四方身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看一看怎么会甘心。

  甬道里头分别站着三拨人,正在说话的是站在中央的一个中等个子,他约莫四十多岁,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脸上长着四条眉毛。

  早听说北域的人一向妄自尊大,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几个懒散修士而已,居然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他声音轻蔑,显然是颐指气使惯了的。

  嘎嘎,中原的小崽子们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想当年我纵横四方的时候,你怕还在你老娘的肚子里吃奶呢。

  回答的声音粗哑沉闷,犹如老枭夜啼般难听。

  哎呀,这声音听得怎么这么耳熟呢?

  周名扬听了刚觉得有些纳闷。

  嘿,看来除了我们,这水月镜花里还有聪明人啊,你们听,第四路人马来了。

  剩下的众人一听,齐齐看向了外面。

  这时候,平青云与周名扬正好走了进来。

  咯咯,这次你可来迟了,比我们先前约定的可迟了两天哦。

  一个身材高挑,曲线曼妙的女子见平青云进来,开口笑道。

  周名扬一看女子面容吃了一惊:她居然是阴姬张曼玉,而站在她左首位置,也是刚刚说话的俨然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无面人。

  正是先前在通幽路上遇见的那水鬼龙王!

  这老怪物竟然与阴姬联合到了一起。

  阴姬见到忽然出现的周名扬也有些意外,她刚要说话,平青云促狭一笑,

  知道本公子为什么来晚了?是忙着救你的相好去了,幸不辱命,安然无恙地给带来了。

  他眼睛又一扫甬道里其余的人,自顾问道,

  这些又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