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只是测试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24      字数:2433
  狂刀斩,宋家骇世名招。

  传言,在昆吾界开辟之初,宋家老祖曾以狂刀斩将一名巩基后期修士重创。

  至于是不是真的,无从查证。

  但能够有这个传说出来,或多或少都证明,狂刀斩并非凡货!

  而它的等阶,也是达到上品灵术!

  狂刀斩被催动,浩荡的狂霸之气震慑苍穹。

  天地在这一刻失声,乾坤噶然无语!

  而冲袭狂刀而来的浩掌,同样不是凡招。

  集百家之长,汇流成不世之招!

  以灵气催动,让它完全成为灵术。

  以自身根基施展,它的极限能够达到上品灵术范畴。

  而解开束缚,让它贪婪吸纳天地之灵,它的品阶,或许已经超越了上品灵术范畴。

  下一瞬,两大不世之招相碰。

  天地陷入短暂宁静。

  而后眨眼不到,霹雳之声震破地界。

  轰隆!!!!

  极招冲荡,周围院墙皆在霎那粉碎。

  练武场上的白家武者,若不是提前撤离,他们恐怕会在余威之下重伤,乃至死亡!

  爆破的中心点,如临末日景象。

  冲荡过后,两道身影同样高傲行立。

  头上发丝均是被狂风吹散,散落无章的飘逸在脑后。

  一里之外,白渊将灵气收回。

  脸色从刚才一直凝重到现在。

  当看清楚前方景物时,心止不住悸动起来。

  另一端,宋落同样施展灵气护住身后的族人。

  他们本来是打算收复白家而来。

  没想到竟然会摊上这种事情。

  若不是宋落施展术法保护得快,他们怕是都要重伤。

  白曼颤抖的看向前方,那里,年轻修长的身影笔直站立。

  血液不断从臂上滴落,显得非常触目惊心。

  而以爆破点为中心,方圆一里之内,尽是黄土废墟。

  这一幕幕,堪称恐怖!

  “父亲,他没有事?”

  “家主!情况怎么样?谁胜谁负?”

  “太可怕了!这个青年到底是哪里来的,只有练气十三层的修为,却是能够爆发出练气十五层顶峰的实力!”

  “狂刀斩真是恐怖如斯,但这个青年的大手印,同样不凡!”

  “情况到底怎么样?”

  ……

  不仅是白曼着急,白家众人也同样焦虑。

  这一战关乎到白家和宋家的生死存亡。

  “势均力敌!”

  良久,白渊才挤出四个字。

  他不仅臆想,如果把夏流换做自己,恐怕无法做到这般状态。

  两大极招冲荡,竟然没有一丁点伤害。

  练气十三层的他,果然可怕!

  “有点门道,不过你手臂中的经脉无法承受那等高强术法,如今已经废去一臂,接下来要如何同我激斗?”

  看着夏流不止滴血的手臂,宋江露出浅笑。

  接下来,他就当着被自己收割性命!

  “经脉崩碎,只是我在测试自己的极限罢了,想要收我的命,你还不够资格!”

  夏流没有任何惧意,相反,脸上还露出笑容。

  显然对这一次的测试结果很满意。

  “手臂经脉崩碎,只是为了测试自身极限?”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打着玩?还没有施展真正的杀招?”

  “这太恐怖了?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

  夏流的话,直接引起一片喧哗。

  那能够撼动练气十五层的极招,只是测试自己的极限。

  他的极限到底在什么位置?

  才是练气十三层修为的他,又能施展出何等可怕杀招?

  沸腾了!

  白家所有人都沸腾了!

  之前嘲讽夏流的白家人,此时激动却又害怕。

  如果夏流战胜,自己可能会受到无法想象的惩罚。

  如果他失败,白家绝对抵挡不住宋家的攻击。

  到时候结局更惨。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逃不脱这份灾难。

  莫法,莫法啊……

  “磔磔,鬼话连篇,你真以为我会相信吗?测试自己的极限,现在的你就如同薄纸一张,微风都能将你吹倒!”

  宋江脸上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他此生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吹牛的人。

  今天能够见到,并且让他死在自己手中,自己算是给他一份造化,算是给后辈积德。

  “哈!想忽悠顶峰练气士?刚才是不是被狂刀斩的威劲震傻了?”

  宋落可没放过这等羞辱夏流的机会。

  “对啊!我记得狂刀斩有一效果,正面接触得人,没死亡的话,脑袋和神识会被震散,想来他会胡言乱语,是大脑被震傻了。”

  “哈哈!不错!”

  宋落身后的修士们开始讥笑起来。

  他们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有练气十三层。

  拥有这个等阶,他们非常清楚和练气十五层修士的差距。

  依靠术法根本无法填补两者之间的差距。

  所以,他们认为,夏流一直都在说大话。

  可惜,宋家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被他的三言两语吓唬到呢。

  “夏流,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来到白家,更不会重伤……”

  看着夏流那有些凄凉的背影,白曼终是后悔了。

  如果不是遇见自己,他也不会这样。

  年纪轻轻的他就拥有练气十三层修为,更有撼动练气十五层修士的实力。

  若是没发生这件事,他继续发展起来,未来在昆吾界顶尖之列,必定有他的名字。

  可是现在,一切都化作虚无。

  自己就是个扫把星。

  不仅把好友带进死亡坟墓,更让家族陷入生死险境。

  一切都是自己造作而至。

  “曼儿,你在说什么呢?他不是说了吗?那一招只是试探,你不信他的话?”

  看到女儿伤感内疚的神情,白渊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

  白渊有些无语。

  难道周围的修士都是****长大的吗?

  难道他们都没看出来,夏流的招式非常独特吗?

  “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曼双眼之内布满雾气,好似随时都有泪水滴落出来一样。

  “我说,你不信夏流的话吗?”

  “他不是被狂刀斩震傻了吗?”

  ……

  白渊简直无语,狂刀斩若是能震傻夏流,他也就不会顶天而立了。

  “傻孩子,傻的不是他,是你,接下来好好看看,从北域来的天之骄子,将会施展何等莫测能招。”

  白渊目光炯炯,其内有着无可衡量的期待……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