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果真是你!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29      字数:2485
  道之山,老头子曾经在这里居住过。

  来到这里,夏流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老头子赐予自己再生,今天自己必定不能负他。

  就算百年,千年,自己也一定要找到他。

  老头子喜欢弄一些陶瓷。

  在洞府之内,甚至有一套古老的制作工具。

  简陋的转盘,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笑的烤箱,只是拿几块石头堆积起来。

  四周通风无遗。

  看了一会之后,夏流袖袍一挥,将这套制作陶瓷的古老器具擦拭干净。

  将洞府再次整理干净后,夏流到内室盘坐休息。

  盘坐在凸起的石块上,夏流将一个卷轴拿出来。

  这个卷轴,赫然是记载炼制巩基期的丹方!

  如今自己已经取得血魄精,还差两种珍贵,而且还没人知道的灵物。

  星辰泪,天逆露。

  天逆露如今已经有了线索。

  只要机缘来到,自己肯定能够有所收获。

  现在就差星辰泪了。

  也许,等自己踏上道始后,会有强者知晓这东西。

  将丹方收起来以后,夏流运转五行诀。

  吸纳天地灵气淬炼自身。

  奔波了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好好观摩自己的修为。

  这一看,已经到达练气十五层最顶峰。

  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半步巩基期。

  其实,夏流不急突破。

  因为半步巩基期和练气十五层顶峰,差的是名字。

  以及功体的深厚程度。

  他的肉身接近巩基期,再配合顶尖术法。

  整体上来说,已经算是半步巩基后期之境。

  功体无所谓了。

  在修士纪元,哪里会有半步巩基期一说。

  达到练气十五层后,再进一步,便是巩基期。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说法,所以夏流并没有急于晋级到半步巩基。

  自己若是将巩基期炼制出来,或许能够一举突破到巩基期。

  梦想总是要有,什么时候能够实现,他不清楚。

  一连十天,夏流每天都在运纳天地灵气。

  体内的气息被调整得差不多。

  丹田再无位置可容纳天地灵气后,他从石块上起身。

  没有人传送消息来,修为无法精进。

  闲暇之余,夏流走到老头子制作陶瓷的工具面前。

  “接下来沉闷的生活,就让你们陪我。”

  心思决定,夏流走出洞府,在道之山上寻找材质光亮的石头。

  带上几颗洁白靓丽的石头回到洞府之后。

  运力直接将石头磨得粉碎,倒在石盘中,混合上一些黏土,添上水。

  陶瓷的原料弄好了。

  凭着自己想象中看到的精美瓷器,夏流拿起原料,开始在转盘上运作。

  一个时辰以后,他将瓷器的形体制作出来。

  是一个比较寻常的罐子。

  还没有任何经验,夏流没有费太大心思。

  形体做好之后,他将罐子放到简陋的烤箱中。

  随后以丹火至极的天罡圣火烧制。

  半个小时候,夏流收起圣火,静等烧红的瓷器冷却。

  瓷器出来了,和夏流想象的一样。

  没有控制好温度,其上有许多裂痕。

  残品。

  没有气馁,夏流将残品放到一边,继续闷头研究。

  将混合好的原料制作完以后,天色已晚,夏流盘坐调息,运纳天地灵气填补空缺的丹田。

  天亮,夏流出洞府,前去寻找能够制作瓷器的原料。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

  他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出洞府,找原料,回来之后制作瓷器。

  夜晚调息恢复灵气。

  一个月时间,足够改变许多事情。

  夏流在不断失败中获得了成功。

  他现在制作的瓷器,非常完美。

  并且可以做出任何形态。

  对于火焰的掌控,他也更加得心应手。

  以前他和天罡圣火就非常有默契。

  这一个月下来,他感觉天罡圣火就像自己的左右手一般,非常灵活。

  已经算是将天罡圣火真正融合了。

  夏流的收获还不止这些,他的灵气也悄然发生变化。

  每天都将灵气消耗殆尽。

  每天都在转化灵气。

  丹田之中,那些原先纯净的灵气,现在开始变得黏稠起来。

  感知到这一情况,夏流差点兴奋得跳起来。

  对于巩基期,他逐渐在阅历中寻找线索。

  若是猜测不错,巩基期和练气期完全是天地之差。

  就像地阶武者和天阶武者一样。

  天地之分,差的是功体,同时还有灵气的质量。

  达到巩基期,体内将不在有灵气,而是转化成灵力!

  灵力!

  远在灵气之上的真正力量!

  内气和内力的差别,夏流清楚知晓。

  再有,曾经夏流获得过几滴灵力。

  他忘记不了吞服灵力的那一刻。

  体内经脉都被烧灼,要不是功法霸道,怎么可能炼化得了那些灵液。

  那才是几滴而已。

  若是整个丹田之中都充满灵力,那将是何等的恐怖。

  夏流越想越兴奋。

  他即刻运转五行诀,将这些念头全都镇压下去。

  急切永远都是修炼的弊端。

  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是王道。

  这一点,被封印过的他深深明白。

  夏流回道之山的第三个月,这一天。

  天地氛围突然变得凝肃起来。

  远方苍穹更有异色云彩逐渐凝聚。

  感知到不对劲,夏流身影闪动,不一会儿就出现在洞府前方。

  一身白衣,负手而立,俊朗容貌令万物精神些许。

  夏流抬头,凝望远方天际。

  那里,正有一道强烈气息快速飘来。

  就在接近道之山十里时,强大气息被收敛一空。

  一道黑影划过天空,最后出现在夏流前方。

  黑袍人落定之后,仔细凝视夏流。

  不知过了多久,黑袍人突然开口说道:“你可是三月前在皇城外抽离玄武魄?”

  夏流眼一凛,轻笑一声:“呵呵,如何?皇室难不成已经腐朽到这个程度?”

  为了一个玩世不恭,甚至幼稚的李天,皇室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夏流佩服。

  “果真是你!”

  突然,黑袍人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

  甚至想上前,不过都被他压制下来。

  “出手,让我看看迂腐的你们,还有多少本事!”

  夏流足一开,惊骇气息铺天盖地而出。

  威压至强,足以让半步巩基期顶峰颤动。

  “哈哈哈!好恐怖的气息!”

  ? ?补第四更。

  ?

  ????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