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 道歉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0      字数:2340
  看夏流变相的承认刚刚施展的绝式之招,便是出自道始。

  李霸道的心忍不住一沉。

  这一次他真是闯大祸了!

  若是此事被名武帝知晓,他这一生怕是要完。

  “夏道友,对于刚才的事情,容我说一声抱歉。”

  冷静下来之后,李霸道认为事情还有转圜的机会。

  “李长老,刚才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夏流虽然不是很明白。

  但道始传人这个身份,或许是让李霸道态度转变的原因。

  或许自己一开始施展天地正法。

  可能就早早结束对决了。

  不过这样也好,让他感受了一些半步巩基后期强者的力量。

  真的与众不同。

  “刚才是我眼拙,是我被愤怒蒙蔽双眼,一切都是我错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霸道才醒悟过来。

  和夏流发生矛盾,导致陶良辰玄武魄被抽离,自己会如此难堪。

  起因不过是在天地酒庄争抢一个桌席。

  只是如此,便让二皇子对夏流怀恨在心。

  发展至今,和夏流几乎成了不死不休的对立面。

  若不是自己刚才停手及时,恐怕都没有最后的转圜之机。

  “虽然我不清楚道始和皇室之间都有什么,但我想说,在这件事情上,李天做得有些过分了。”

  “是,我已经看清楚了,是二皇子无理取闹。”

  李霸道刚才看的非常清楚。

  夏流能够施展道始绝式之中的正法之力。

  足以证明他为人正直,胸怀天下之大志。

  只有这样的心态,才能够练至高深的正法之力。

  夏流的为人没问题,那问题只在李天身上。

  “你没有看清楚,也许你只是被我这莫须有的身份吓到了。”

  “不不不!能够将道始三绝的正法之力练至顶峰,夏道友的品德连我都是不及。”

  李霸道常将百姓安乐挂在嘴边。

  可只有他清楚,自己的话有多么可怕的水份。

  “算了,我不想解释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夏流无奈了。

  既然他认为自己是道始传人,那就是。

  能够处理皇室的矛盾,夏流才能够空出闲心去应付暗宫。

  比起皇室,暗宫才是真正的强大敌人。

  “夏道友愿意接受我的道歉,我回即刻回去叮嘱二皇子。”

  “叮嘱就算了,你回去让他不要派人前来打扰我就行。”

  夏流不想打草惊邪,李天有一颗厄祸之心。

  让他留在皇室,就像埋入一枚炸弹。

  一旦引动,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遭逢劫难。

  等夏流将暗宫的事情处理好,他会让李天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

  听出夏流话外的意思,李霸道迟疑下来。

  “这有什么问题?你认为因为一点小事就要杀人的皇子,会是一个好人吗?”

  “我明白了,一切都听夏道友的吩咐。”

  结合先前的一切,李霸道退让了。

  或许,这些年的宠溺,也是时候到尽头了。

  “回去,待我将道始的事情处理完成,我会前去皇宫。”

  “好!”

  听到夏流要处理道始的事情,李霸道肃然起敬。

  恐怕这片天地中,也只有他敢说,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征得夏流的同意,李霸道瞬身来到于家门庭之前。

  “今日李某行事粗莽,希望没有给各位造成麻烦。”

  此时的李霸道完全没有首席大长老的威严。

  他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老头子,双手抱拳给于家众人道歉。

  “李长老言重了!”

  对于李霸道的歉意,于难不知道怎么接下。

  于家所有人都明白。

  能让皇室首席大长老低头,这一切原因都来自那到伟岸身影。

  之前对于夏流所说的恶言,于难还记得,于家几位高层也都记得。

  他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局面。

  “哈哈哈!你这样说的话,我就理解成没有给你们带来麻烦,所以我遁了!”

  不等众人回答,李霸道神念一动,快速离开现场。

  毕竟夏流的存在,太让他尴尬了。

  也许等回去闭关一段时间,他才能够重新理解自己和夏流的关系。

  李霸道走后,夏流深深松了口气。

  刚才施展这么多,他差点就达到极限了。

  最后全凭演技,不然肯定震慑不了李霸道。

  于家,夏流也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

  或许这个时候离开,会是最好的选择。

  可就在欲要离开的时候,深脑中响起一个声音:“夏流前辈我替老爹给您道歉。”

  夏流看了看人群后方的一人。

  她双手紧握着衣角,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疼。

  夏流没有回答,身法急驰,不一会儿来到于家门庭之前。

  于难回神之后,赶紧将护族法阵撤去。

  面对夏流,他感觉自己瞬间苍老的十多岁。

  不敢正视夏流的目光,他身子微躬,双手抱拳:“老夫代表于家,给夏前辈道歉。”

  夏流神识涌出,赶紧将于难扶正。

  于家又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要是让于难的膝盖点地,自己怕是要折寿啊。

  “老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你们又没有对不起我,道歉干嘛?”

  “夏前辈,于家对您不敬,这便是最大的过错。”

  于难深知强者该有的脾气。

  想他数百年阅历,看过的例子还少吗?

  强者一怒震山河。

  有些势力的消亡,原因可能简单到只是一个对强者不敬的眼神。

  于难可不能让于家在自己这一代灭亡。

  哪怕丢弃所有脸面,他有也要保护好。

  “哈哈,老先生多虑了,我还没有那种古怪的脾气。”

  呃呃呃……

  夏流的回应让于家众修愣开。

  也许,这就是他能够在此等年纪成为顶峰修士的原因。

  不过,夏流表面上这么说,心底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于难担心事情会有变化。

  所以他迅速出手,将一旁的于猛给控制住。

  嘭!

  一击下腹,于猛因为剧烈的痛疼而跪到地上。

  “太上长老!”

  “住口!你都说说,对夏前辈都做了什么?”

  这……

  于猛不敢抬头去看夏流,因为他没脸去正视。

  作为于猛的女儿,于灵荷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在众人惊异之时,她悄然离开,不知道去向何处,做何准备……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