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1章 极寒之毒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3      字数:2459
  “欣欣,你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吗?”

  樊德兴目光打量在夏流身上。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

  他有了无数好奇。

  特别是以自身筑基后期修为,竟然无法窥探到他的功体。

  这就非常不简单了!

  夏流整体而言,温文儒相。

  背负精美布袋,从外形可以看出布袋中应该是一柄剑。

  不得不让人注意到他。

  “爷爷,他叫夏流,是我的……朋友。”

  樊欣只能这么解释。

  她和夏流,可能都算不上好朋友呢……

  “朋友……”

  樊德兴回味了一下说道:“从前你的手连堂兄妹都碰不得,今天这位小壮士背你上山,他仅仅是朋友?欣欣可不要以为爷爷老眼昏花了。”

  “噗!”

  樊欣忍不住噗出声。

  “哈哈!”

  叶胜天也笑了:“好友,这位夏小友是我们在广漠海域中心区域碰见,能够擒获百足妖章,全是因为夏小友。”

  “哦!夏小友,百足妖章是因你而获得?”

  樊德兴打起精神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

  如果不是叶胜天,他可不敢想象,夏流竟然是捕兽的关键人物。

  至于在广漠海域碰见他,其中更有猫腻!

  “叶前辈夸大了,因为妖章先前已经重伤,我不过补了一刀,算是以巧擒杀。”

  夏流低调说道。

  “哈,如果百足妖章是以巧擒杀,那么开了四目的成年期妖蛇被你击毙,可不是巧了?”

  叶胜天有些激动的将事情道出。

  对此夏流苦涩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胜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成年期的四目巨蛇?岂不是有假丹期修为?”

  樊德兴的血液简直快沸腾了。

  就是他遇上这样的强大妖兽,都不敢保证一定能击杀。

  “爷爷,这件事我也有亲眼目睹,事情是这样的……”

  看到爷爷难得好奇,樊欣便把船只被死亡迷雾笼罩。

  以及后来的夏流屠兽事迹全全细解出来。

  半个时辰以后,樊德兴看向夏流的目光已经不在是轻松。

  而是震撼,以及一些惊惧和警惕。

  “夏小友,你不凡啊!”

  以自身正气冲破死亡迷雾,再以强大宝物震杀四目巨蛇取胆。

  这种事情发生在一名练气十五层修士身上,谁敢想?谁敢信?

  “我只是侥幸而已,若非功体对妖魔邪道有所克制,我也无法有此作为。”

  夏流说得一点都没错。

  他体内蕴含无上圣气,不凡正气,再有五行灵气,诛魔圣剑……

  种种力量无不是象征着,他日后所肩负的责任,并不是寻常修士可以比拟。

  “低调,怀才不露,你的道十分不错!”

  樊德兴打量夏流几眼。

  立即眉开眼笑。

  当年若他在这个年纪有此成绩,早就炫耀天下了。

  哪里会像夏流这样低调。

  也许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他的性格和低调之道成就了他。

  “爷爷,不要被他骗了,他才不是低调咧。”

  在樊欣看来,夏流哪里低调。

  当时在死亡迷雾中。

  他已经受伤了,竟然还冒死施展底牌击杀妖兽。

  若他低调,又怎么会尽展能为呢?

  “欣欣,你有没有听过民间流传的一句话,低调生活,高调做事。”

  “这……”

  樊欣不知道怎么回答。

  的确,夏流在平日里低调到不行。

  谁敢说这么一个青年是绝世高手。

  可当危机来临之时,他尽展威能,令人敬佩万分。

  “这就是夏流,他的道值得所有修士学习,包括我在内。”

  樊德兴很久没这么兴奋过了。

  夏流,真是奇迹啊!

  呃呃!

  就在夏流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突然一股极寒之力从樊德兴的体内爆发而出。

  就算在三米之外,夏流都能感受到这股力量。

  寒冷到灵魂都可能被冻住。

  “好友!你的旧疾复发了。”

  担心着,叶胜天神识涌动,几个血红玉瓶出现在桌子上。

  “这是上好的妖章热血,赶紧服下!”

  “胜天,你有心了。”

  虚弱的说着,樊德兴赶紧将妖兽血服下。

  不一会儿,他体内的寒意立刻消散不见。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如果不是空间内还残留一些冰寒之意,夏流都差点错误的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

  “夏小友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看到我垂死挣扎的状态。”

  “爷爷!你先别说话,让伤痛减弱一些。”

  樊欣十分担心。

  她刚刚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呢。

  “欣欣别太担心,服用妖章血液后,我的病已经被彻底压制,半个月内不会再有复发的情况。”

  “樊前辈,你这伤患怕是积累了数十年?”

  夏流问道。

  “是,这份极寒之力伴随我很长时间了,长得我都快差点忘记。”

  对于这份悲痛的过往,樊德兴不想再提起。

  会伤心,会悲痛,会陷入痛苦。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股极寒之力早期爆发相隔的时间很长,随着岁月流逝现在半个月复发一次……”

  “这……”

  “夏流,你怎么猜得这么准?”

  叶胜天和樊欣惊讶不已。

  “我学过一些医术,能够看得出一些。”

  “哈哈,不愧是天才青年,你很不错!”

  樊德兴郎朗笑道:“这件事就先不说了,反正我已经不打算痊愈或者什么,靠着妖兽沸血压制度日,我很满足了。”

  “好友,我都还没有放弃,你要一直都是这态度,我的拳头会贴在你脸上!”

  在樊城,乃至东流郡,敢和樊德兴这么说的恐怕只有叶胜天了。

  “咳咳,开玩笑开玩笑,劳烦好友的幸苦奔波了。”

  想了想樊德兴继续说道:“好友,御天门的帖子已经下来了,我近段时间都不能离开,想让你去监督一下樊能。”

  “嗯?名额已经下来了吗?”

  这个消息让叶胜天和樊欣都忍不住一震。

  因为他们答应过夏流。

  三个名额之中,一定要有他一个!

  “是的,现在可能就在名额选举仪式当中了,我有些担心樊能这小子无法胜任,所以想请你去帮忙看看。”

  “好!这件事我义不容辞!”

  确定名额的事情既然落到樊能身上,叶胜天必须要赶紧前去樊家府邸,不然承诺要有意外了!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