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 我能治愈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3      字数:2435
  “爷爷,名额选举已经开始了吗?”

  樊欣搓着手,兴致纷纷的说道。

  “嗯,早在几天前就开始了,不过只有两个名额,至于族中谁能去,就看天命了。”

  “啊?往年不都是三个名额吗?今年怎么只有两个?”

  樊欣有些惶恐。

  两个名额,那肯定会有许多压力。

  让夏流获得一个,困难会添加不少呢。

  “傻孩子,第三个我已经让你爹给你留着了。”

  樊德兴眼中透露着许多溺爱。

  对于这个孙女,他十分疼爱。

  当时若不是偷偷跑出家门,他怎么可能放手让她前去广漠海域漂泊。

  “好。”

  偷偷瞄了夏流一眼,樊欣脑海中在策划着什么。

  “胜天,我的身体已经很稳定,你先下山去看看樊能,他初借家主之位,其他两兄弟可能会有些小动作。”

  对于自己的那几个儿子。

  樊德兴最看好的就是樊能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让樊能在许多事情上遭受到质疑和险阻。

  “我明白。”

  叶胜天点点头,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胜天爷爷,我跟你一起回去。”

  樊欣望向夏流,欲言又止:“夏流,你……”

  “我想停留在山上几天,不知道樊前辈可否允许?”

  夏流主动说道。

  “这……”

  樊德兴伸手阻止叶胜天的话语。

  “夏小友能够留下来陪我这个老头子瞎聊,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

  话语落下之后,樊德兴传神念给叶胜天:“胜天,你就方心,夏流他一身凛然正气,若有害人之心,怎么可能拥有这身力量。”

  樊德兴知道叶胜天在担心什么。

  这家伙完全是瞎想。

  他能够看得出来。

  夏流虽极力隐藏自身正气。

  但这股正气已经超过他的功体,他如何能够锁得住。

  这份心,足以证明他的为人。

  “那我和欣欣就下山了,你们慢慢聊。”

  对于这个结果,叶胜天和樊欣相当满意。

  毕竟他们接下来的做法可能会被族人质疑。

  甚至会引起不小的骚动。

  以夏流的正气心肠在现场,肯定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让他暂时停留在十方山上。

  对自己对他,都有巨大益处。

  当两人离开之后,十方山顶就略显尴尬。

  不过老爷子樊德兴不允许这种尴尬氛围徘徊太久。

  便以修炼为开端,与夏流闲聊起来。

  深夜,冷气夹杂在空气中蔓延四周。

  夏流和樊德兴的笑声不断从草亭下传出。

  时间虽然比较短,但樊德兴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和一个后生晚辈洽谈,非常不错。

  “夏小友,时间不早了,我的隐疾今天爆发一次,正值深夜寒意浓郁时,我必须要运功调养,可能要休息了。”

  “是晚辈叨扰到樊前辈了。”

  夏流说着,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樊前辈的隐患,可是在极寒秘境落下?”

  “嗯?你怎么知道极寒秘境?”

  樊德兴明明记得。

  夏流自己坦白,是从广漠海域的某个小岛上出来。

  他都没到过北界,怎么知晓北界的极寒秘境!

  “我在古书上有看到过记载,极寒秘境之中拥有许多机缘,筑基期修士进入其中,气运佳的可能会获取到突破假丹,凝聚金丹期的机缘。”

  “嗯,你读阅的这本古书说得没错,但机缘究竟是什么,无人真正得到过。”

  樊德兴回神之后,放心警惕。

  他神经敏锐了。

  拥有一身凛然正气的夏流,怎么可能会是邪人。

  “樊前辈进入极寒秘境,是为了什么东西?”

  夏流继续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进入其中是想获取天地极寒火焰,可惜我不仅一无所获,更被其内的灵兽重创,以至于体内残留下寒毒……”

  这段记忆,可谓是樊德兴此生最痛苦的回忆。

  这也怨不得谁。

  想要获取强大机缘,往往要付出巨大代价。

  樊德兴没有成功,这一身寒毒便是他的代价。

  “天地极寒之火!”

  听到这个消息,夏流有些激动。

  心中更有一个巨大的想法。

  如果他得到极寒之火,火属性本源会不会提升到二阶?

  “夏小友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列出一份关于极寒之地的详细情况,不过这一份资料,仅仅是我所知道的而已。”

  樊德兴想了想说道:“前提是你得有筑基后期修为。”

  “夏流,先别在意极寒秘境,如果你需要极寒之火,等你达到筑基期,我带你过去就是了。”

  就在夏流想要说话的时候,脑海深处响起白绝的声音。

  夏流回复之后,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眼下,他只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进入御天门就行。

  后面有百科全书的白绝在身后,自己去哪里不得?

  “谢过樊前辈的好意,若未来达到筑基后期,有机会一定请教您。”

  “哈哈,夏小友客气了,机缘是上天注定,我不行,万一你就成了呢。”

  夏流同样咧嘴欢笑起来:“对了樊前辈,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哦?夏小友想说什么?”

  “你这极寒之毒我有办法可以医治。”

  “嗯!夏小友还请直言不讳!”

  樊德兴坐不住了。

  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将医治极寒之毒的话语说的这么认真肯定。

  这毒跟随他数十年。

  只有他自己知晓此毒的剧烈程度。

  每当发作起来的时候,真是恨不得一刀自刎算了。

  “具体的治疗情况我不便透露,只能说,我有办法让寒毒在你体内彻底消失!”

  咔!

  一声清脆,樊德兴手中的茶杯直接化成碎末。

  浓厚的灵力不断从他体内蔓延而出。

  他激动了!

  振奋了!

  彻底治愈!

  他这辈子都不敢想!

  曾经他为这寒毒便走东流郡。

  甚至周围都郡他都有去到。

  可走遍了百万里山河,也没人可以治愈。

  最后遇到一位神医,让他以沸腾兽血压制或可有效。

  于是查尽资料,他得到了百足妖章的信息。

  能够坚持到现在,全赖百足妖章的血液活着。

  “夏小友,你若是能够将我彻底治愈,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