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身份玉牌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3      字数:2435
  夏流变化的不仅是脸色。

  还有那接纳寒毒的右手。

  此时,修为不足者若是敢触碰他的右手。

  可能会被瞬间冻住。

  若非以火属性,金属性之力制衡,夏流的手臂估计会变成冰雕。

  大约半个时辰后,夏流收回剑指。

  顾不得其他,左手凝掌,沉纳一气击打在樊德兴的背后。

  嘭!

  沉闷一声,樊德兴气血翻涌。

  登时便吐出一口血液。

  这口血液呈现黑色,并且还有巨量寒气从中冒出。

  另外,这一掌也将扎在他身上的银针全部震出去。

  当感受到体内许久未有过的舒适感时,樊德兴的表情极速变化起来。

  “我好了!彻底好了!”

  “哈哈哈哈!!!”

  寒毒意外离体,就算有数百年的阅历,樊德兴也是控制不住情绪。

  激动的他,恨不得将这个消息告知整个家族。

  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下来。

  “夏道友!你怎么样了?”

  从小友改称道友,足以证明夏流在樊德兴心中的位置。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夏流一边回应,一边调动力量堵截寒毒。

  其中更运用到天罡圣火。

  以天罡圣火炼化极寒之力。

  将它们压缩到极为娇小的状态。

  这个方法是白绝提出来的。

  没想到夏流还真成功了。

  最后他将这股炼化之后的极寒之力藏匿到小拇指中。

  虽然量变少了。

  但夏流一点都不怀疑这一指的威力。

  炼化浓缩之后,才是寒毒真正的精粹!

  就算是金丹期强者,正面接上,也得脸色巨变。

  “夏道友,这一次我能恢复,全是多亏了你,让你受累了!”

  樊德兴不确定夏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够消化体内的寒毒。

  但对他肯定会造成一定影响。

  现在,樊德兴想做许多力所能及的事情感激夏流。

  “无碍,我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倒是恭喜樊前辈恢复巅峰!”

  夏流拱手抱拳道。

  “夏道友,前辈两字显得我们距离太远,你能转纳我体内的寒毒,不如你我结交金兰,未来以道友相称。”

  “樊前辈万万不可,我资历浅薄,也仅仅能转纳一些寒毒而已,还不足以和前辈称兄道友。”

  夏流赶紧阻止道。

  “咳咳,你该不会是担心和我以道友相称,在欣欣那里比较尴尬?”

  樊德兴邪笑道。

  “咳咳,樊前辈多虑了,我只是想尽量低调一些,不想一出现就成为别人眼中的刺。”

  夏流苦涩一笑,果然这老爷子认为自己和樊欣有猫腻呢。

  “好!我倒是差点忘记,低调是你道法之中的一部分。”

  “樊前辈,你的隐患虽然被我转纳,但刚刚恢复的身躯还需要一点时间休整,最近还是不要提气比较好。”

  夏流提醒道。

  “嗯,这一点我非常明白,夏流,真是多谢你!”

  樊德兴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牌。

  “如果你进城的话,这块玉牌能让你免去许多麻烦,只要在樊家产业之中,它也可以让得到许多优惠。”

  “啊?这有些贵重了。”

  夏流立刻明白玉牌的重要性。

  就像给自己一张VIP卡,以后在樊家领域内,都可以得到他人无法享受的优惠。

  “和我的命比,它算得了什么?”

  樊德兴硬是将玉牌塞给夏流。

  这也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一点微薄回报。

  “夏流你不要拒绝,你刚刚从广漠海域出来,可能需要很多物资,樊城内有不少灵药店,凭借玉牌,你能够得到很多优惠,去试试。”

  “嘿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夏流的确需要很多资源。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进入御天门的名额!

  这件事他敢保证,只要自己一提,樊德兴肯定会立刻答应送一份资格给自己。

  但现在还不知道樊家府邸之内的选举情况进行得怎么样。

  如果名额被他人定下。

  夏流不会以亲近樊德兴的身份去强夺樊家修士的名额。

  现在他急需下山去看看名额究竟花落到他人名下没有。

  “夏小友,你刚刚施法,体内气息有些紊乱,赶紧调养一番。”

  樊德兴也需要调养一番。

  被极寒之毒侵蚀了数十年。

  如果不是命硬,他早就歇菜了。

  今天能够重见天日,真是祖上积德啊!

  夏流点点头,立即进入修炼状态。

  他需要快点调整过来,然后下山。

  夜幕刚刚降临,夏流暂别樊德兴,御剑冲往樊城。

  他有些担心樊欣和叶胜天会因为自己,和族人闹出不愉快。

  快些出现,也能让叶胜天放心自己不会祸害他的好友。

  在夏流想要进入樊城的时候,他却被樊家护卫拦了下来。

  “樊家夜晚不接待贵客,如果贵客有族中人员的邀请,还请拿出请帖或者呼喊邀请人。”

  一名练气十三层修士对夏流说道。

  “这位道友,先前我与樊欣小姐以及叶长老一同前来,只是在十方山上,他们提早回来,我留下与樊德兴前辈洽谈至今。”

  “大胆!樊先辈岂是你能呼吁的存在!”

  听到樊德兴这个名字轻描淡写的从夏流口中传出。

  护卫修士立即气愤,想要拿下夏流前往总部问罪。

  “且慢……”

  夏流伸手示意护卫停止动作。

  他想了想,决定把樊德兴交给自己的玉牌拿出来。

  “此物是樊德兴送我的,当做身份令牌应该有用……”

  夏流也不太确定城门口的护卫认不认得玉牌。

  只能一试了。

  可当他取出玉牌的时候,周围所有护卫都寂静下来。

  眼中更有颤栗之色溢出。

  “咻咻!”

  夏流突然惊觉有破空之声来到。

  随后一道苍白身影极速出现在夏流面前。

  “这是我德兴叔的腰牌,怎么会在你手里?”

  但凡是樊家族人,对这块玉牌都有映象。

  那是樊家地位最高之人的象征!

  “樊前辈把它送给我,说是以后能在樊家的产业中得到优惠。”

  夏流如是说道。

  “送给你的?”

  樊锋打量了夏流一会,然后恭敬抱拳道。

  “樊城护卫长樊锋见过前辈!”

  “见过前辈!”

  樊锋示意后,周围的樊家修士也都抱拳鞠躬起来。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