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7章 玉令震族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3      字数:2284
  “这位大伯,你太看得起我了,就凭你这样的素质,引战还不简单吗?”

  夏流轻蔑一笑。

  叶胜天不敢出手,可能顾虑樊家未来传承问题。

  夏流可不担心。

  现在樊德兴已经恢复。

  待他出关,不知道樊有为和樊无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好尖牙利齿的小子!”

  樊无为的脾性比较火爆。

  早在知道夏流就是叶胜天口中的妖孽修士,他就想动手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今天也不会出现这么极端的情况。

  如果没有这么多人在现场,逼迫樊能交出家主之位。

  简直轻松加愉快。

  然而,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操弄下去。

  成为家主,掌管樊家之后。

  任何声音都会消失。

  就算会被人记住,等过个百年千年,谁又还记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成王败寇!

  “众人注意,将蛊惑家族的妖修拿下!”

  樊有为对夏流也有巨大意见。

  杀他都便宜了。

  等控制以后,他会让夏流知道,何为生不如死!

  “谁敢!”

  叶胜天首当其冲。

  想要擒夏流,他一万个不答应!

  今天就是捏碎几个愚蠢的樊家高层修士,他也不会让步!

  “叶前辈,你不用挡在我面前,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心理扭曲的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夏流拍着叶胜天的背后。

  微笑给予他信心。

  “夏流,他们可都是筑基期修士,没有叶叔,你……”

  樊能虽然看不见夏流的真面目。

  但听女儿提过,夏流只是练气十五层功体。

  虽然击杀过妖兽。

  但他也说了,是因为功体克制的原因。

  如今对上这么多名筑基期修士。

  他难保不会发生意外。

  “樊家主,多谢你的好意,这些人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的。”

  “夏流!你装什么自大啊!”

  樊欣咆哮过后,冷冷说道:“算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反正是你自己的选择。”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樊欣有传灵音给叶胜天。

  让他今天必须把夏流保下来。

  “多谢众人挂心,收拾他们,只需一物就够了。”

  “哈哈!也不怕笑掉你的大牙!”

  “你这是把我们看成蝼蚁了吗?仅仅一物就想收拾!”

  樊有为兄弟两已经提源纳气。

  只要夏流露出破绽,便是他身死魂消之刻!

  “你们还认识这个东西吗?”

  当着樊家所有人的面,夏流将樊德兴赠送的玉牌拿出来。

  “是樊家世代传承的白玉令!”

  “白玉令只有家主才能够拥有,它怎么在你手上!!”

  “白玉令!真的是白玉令!”

  ……

  当玉牌出现,广场上的樊家族人全都沸腾开来。

  白玉令在樊家中,象征着见令如见家主!

  拥有它,便是最高权位的拥有者!

  叶胜天和樊能以及樊欣对视一眼,全都看不懂。

  这白玉令怎么会在夏流手中。

  叶胜天知道这家伙留在十方山一天时间。

  这一天时间,他是如何让好友把白玉令交给他?

  这其中……

  “好啊!我父亲的白玉令在你手中,那岂不是我父亲他被你谋害了?”

  因为接受不了夏流手中突然出现的白玉令。

  不管是赠送还是什么。

  樊有为对必须给夏流添加上这条谋害父亲的罪名!

  只有如此,全族上下才会齐心协力抵制他,出手制裁他!

  “夏流才不会这么做!大伯你别含血喷人!”

  趁着还没人紧跟樊有为暴动。

  樊欣咆哮开来。

  夏流怎么可能会谋害爷爷。

  凭借他那一身凛然正气,只会给身旁的人安全感。

  而不是耍阴谋手段!

  “没错!我也相信夏流不会这么做!他是除了好友以外能够值得交托性命的人!”

  叶胜天神情激动。

  他这么说的原因有二。

  一是信任夏流。

  二是祈祷好友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哼!不管怎么样,白玉令平白无故出现在他手上,我们都必须要出手制服他,随后再探查情况!”

  “出手制服我?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夏流算是寒了心。

  他早该这样。

  面对樊有为这种自私自利的修士。

  给他面子,简直浪费时间。

  “众人,布阵!”

  “布阵?有趣的阵仗,周围人都退开一些,今天我持白玉令,替樊前辈教训这帮无脑后人!”

  夏流是真生气了。

  他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不出手,正以为自己好欺负?

  可就在夏流想要出手的时候。

  突然一道笑声从远方传荡而来。

  “夏小友,樊家的一群垃圾,若是让你出手,岂不是脏了手,就让我来收拾他们!”

  夏流望了某个方向,微笑点点头。

  樊德兴的到来,将会让今天变得更加热闹。

  “是爷爷!”

  “父亲!”

  听到这个熟悉到骨髓中的声音,樊欣和樊有为等人纷纷凝露不同表情。

  “这种气息,好友你的寒毒不在了?”

  神识感知到樊德兴身上的变化,叶胜天振奋问道。

  “这件事待会我会和你们解析,现在,我必须要将这两个逆子处理了!”

  传念给叶胜天之后,樊德兴和樊锋落定到高耸的战台之上。

  “父亲!”

  “家主!”

  在场所有樊家族人都跪拜下来。

  虽然樊能接任家主有一些时间了。

  但众人都还没有适应过来。

  在他们心中,樊德兴依旧是家主,依然是樊家屹立不倒的靠山!

  “我儿有为无为,你们是不是认为我准备步入棺材了?”

  看着伏跪在地上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樊德兴没好气的说道。

  “不敢!父亲的身体硬朗着呢!”

  “不敢?”

  注视两人些许,樊德兴震怒说道。

  “连不想理事的夏小友都取出白玉令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吗!”

  “父亲!我先前以为他的白玉令是盗取得来。”

  “父亲,请您相信我们,我们也是担心您出了意外,所以才会如此激动。”

  兄弟两连连解释道。

  “够了!有为啊,当初安排你管理家族产业,就是为父对你的考验,结果你倒好,私捞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无为,当初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清静无为,淡薄世俗名利之位,希望你道进无为而无不为,结果你还真是给长脸!”

  回忆两兄弟所做过的种种事情,樊德兴就一阵叹惋……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