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 名额到手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3      字数:2263
  当樊欣的话语散播到人群中。

  在场众人直接就炸锅了!

  夏流竟然只有练气十五层!

  然而,便是这连筑基期都没有的能为,竟然一掌将筑基中期的樊无为击溃!

  “安静。”

  樊德兴示意众人安静之后,转身拍着夏流的肩旁。

  “在场所有族人都给我仔细听清楚了!以后夏流在樊家的身份,和我相当!”

  哗!

  这个消息,无疑让众人更加匪夷所思。

  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让樊德兴做出这样的举动。

  难道夏流是他在外的私生血脉?

  黑袍之下,夏流苦涩一笑,他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走一步看一步。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给你灌什么汤了?”

  樊欣很苦恼。

  貌似爷爷从来没有对谁这么热心过。

  难道爷爷以为夏流和自己有了什么关系?

  “你们不必疑惑,如果你们能够做到夏流一小部分,就足够让樊家强大了。”

  “好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叶胜天有一些猜测,但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胜天,夏流以自身为容器,将我体内的寒毒全部转纳过去。”

  “这!”

  这个消息,无疑让现场气氛再添火爆之味。

  夏流竟然将折磨樊德兴数十年的寒毒尽数转纳!

  如此,樊德兴给予夏流在樊家同等身份地位,一点都不为过!

  “这一声前辈!我喊得不冤!”

  樊能无尽感叹。

  他非常清楚寒毒的可怕。

  就算是金丹期修士都不敢轻易让寒毒沾身。

  以前樊家也有修士想以这种方法转度寒毒到自己身上。

  可一开始就失败。

  寻常修士根本无法承受寒毒之威。

  就算是叶胜天,凭借他筑基后期的能为。

  也无法催动力量转度寒毒。

  因为寒毒在樊德兴体内侵蚀得太深太深了。

  结果,夏流竟然做到了。

  让人钦佩!

  “好可怕的青年……”

  樊欣彻底服了。

  自己和夏流的差距,果然不是一星半点可以诠释。

  “咳咳,主要是樊前辈这些年润养有佳,不然我也无法轻易转纳寒毒。”

  “夏前辈您就别谦虚了!”

  “对啊!夏前辈真是太谦虚了!”

  “夏前辈当真是我辈天才,连筑基期强者做不到的事情都轻而易举的完成。”

  “筑基中期修士在夏前辈这里不过一掌,我服!”

  ……

  夏流的谦虚立即引来樊家修士的热议。

  对于这样的强者,他们更加信服。

  低调,不做作。

  “夏小友,你应该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以后在东流郡,大家见到了,也好打招呼呢。”

  樊德兴提议道。

  “呵呵,这个没什么,刚才主要担心大家会误会,所以我才会遮面。”

  说着夏流将黑袍掀开。

  “哇!”

  “好英俊的美男子!”

  “啊!我快不能呼吸了!”

  “天啊!”

  夏流的面目一惊露出,在场的樊家女修无不是尖叫起来。

  有些女孩,更是因为心血上涌得不能控制,当场晕了过去。

  至于其他初次见到夏流真面目的樊家修士,全都沉默了。

  因为夏流太过年轻。

  如果不是刚刚那一掌,谁敢相信,他有瞬杀筑基期强者的能为。

  “你们可都铭记了,未来若谁不长眼阻碍了夏小友,后果自负!”

  当着所有人的面,樊德兴严肃说道。

  “此生不敢忘!”

  这是在场所有樊家族人的肯定。

  “咳咳,大家都别太认真,樊前辈说笑的,不用这么严肃。”

  夏流感觉有些尴尬。

  接收到这么多崇敬和膜拜的目光,不是很安逸。

  “呵呵,夏小友别介意。”

  樊德兴说着,将注意力集中到叶胜天手中的邀请函上。

  “族中的蛀虫已经拔除了,接下来继续进行御天门名额的选举。”

  樊德兴扫看四周,没有发现樊有为和樊无为的儿子。

  一问才得知。

  原来那两个家伙并没有来。

  前天他们还装模作样的施展一些。

  今天,他们不来,登台的族人直接认输。

  “哎,真是樊家的败类,我宣布之前的选举作废,明天开始进行真正的选举!”

  “呼呼!!太好了!”

  “好耶!”

  樊德兴的话太让人高兴了。

  特别是之前受樊有为威压必须弃权的族中天才青年。

  “夏小友,要是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当评审者,让这两个名额得到最适合的归属。”

  “夏前辈还请答应!”

  樊能也抱拳恭敬道。

  “那个,我有个不情之情。”

  夏流思考了很久,决定要说出来。

  “这话说得就奇怪了,你是樊家的贵人,你的请求不是请,直接说出来就是了,能够完成,没谁可以拒绝。”

  “如果可以,我也想进入选举,争取获得一份名额。”

  ……

  噗!

  夏流的话让人迟疑。

  等回神之后,无不是噗嗤出声。

  他要是上台,谁人敢战?

  谁人战得过?

  另外,以他的身份,别说一份名额了。

  就是两份都交给他,也没谁不乐意。

  “夏小友,你真会开玩笑……”

  樊德兴哭笑不得。

  “樊前辈,我是认真的,我必须要去御天门一趟,希望您老帮帮忙。”

  “别想歪,这个名额你想要,就是两个我都要给你。”

  樊德兴继续说道:“我说的开玩笑是你上台选举。”

  “一掌击溃筑基中期修士,就是我都不见得是你的对手,你这不是欺负人嘛。”

  “哈哈哈!”

  在场众人无不是爆笑开来。

  冷笑话,他们又多了一个服气的对象。

  那就是夏流。

  “呵呵……”

  夏流这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嘛。

  表演自然要投入所有,不然怎么达到想要的效果呢?

  “诺,这张邀请函是你的了。”

  “感谢!”

  接过邀请函,夏流诚恳道谢。

  “过分了啊,该道谢的是我才对。”

  夏流笑笑不说话。

  有了邀请函,接下来就等时间一到进入御天门。

  他有些期待了。

  白绝可是说过,自己的功法和力量比较特殊。

  一般方式晋级筑基非常困难。

  御天门有机缘能够让自己突破。

  筑基期!

  近在迟尺了!

  “夏小友,你如果累了可以去休息,选举的事情明天应该就出来了,然后十天后前往御天门。”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