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上门挑衅?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4      字数:2442
  等白晓回去以后,夏流趁着空隙。

  按照白绝的指示,开始淬炼火本源。

  现在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

  他必须要更加专注。

  第二天下午,一道流光匆匆划过天际。

  直达千胜峰。

  “夏流!夏流!”

  因为谨记住夏流的叮嘱,白晓万万不能再叫前辈。

  虽然知道千胜峰是夏流的住处。

  不适宜太过高喝。

  但白晓他控制不住!

  因为手中的两株灵草!

  正如夏流所说的那般,它们的年份都在两千以上!

  并且都是对御雷诀有功效的灵草!

  如果运气好,一株灵草甚至能让自己突破到假丹期!

  未来凝聚金丹,有强力功效!

  “吵什么呢……”

  夏流有些疲惫的从阁楼内走出。

  幸好他刚才有做修炼结尾。

  不然一天一夜的幸苦就白费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感觉到自己闯祸了,白晓赶紧道歉。

  “算了,给我看看这两株灵草。”

  夏流伸手,强势吸取白晓手中的天地灵草。

  “果然是我当年种下的雷霆草,没想到它们能安然生长到今天!”

  白绝感叹不已。

  都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个道理,果真不假啊!

  “夏流,你未来修炼控雷术需要一株雷霆草,所以只交一株给白晓就行了。”

  “这样好吗?”

  夏流感觉自己的作为有些抢劫的味道。

  “怎么不好?如果不是我给他引路,他一株雷霆草都得不到,所以不要有心理负担,就是不给他,他还敢对你出手不成?”

  白绝向来分明,如果白晓不是白族后裔,他才没这个闲心帮助呢。

  这两株灵草都给夏流,就算没有用,也能让他功体的到提升呢。

  “咳咳,白长老,我需要留下一株雷霆草,你没有意见?”

  “不敢有!”

  白晓虽然很心动,甚至心疼。

  但夏流就是一株都不给,他都不敢有任何造次的举动。

  “那行,你任意挑选一株。”

  等递交一株灵草给白晓后,夏流继续说道:“记得跟我一起过来的那个女孩子吗?”

  “记得!她叫樊欣,是樊家的青年一辈。”

  “很好,她算是我的好朋友,你看着给予一些指导和资源。”

  “这个请放心,我昨晚已经做了安排,让她去往最好的山峰,给予她上层资源!”

  昨晚从夏流这里离开,白晓就做了安排。

  能够和夏流一起来到御天门。

  要是冷待了樊欣,夏流不得斩下自己的胳膊!

  “那就好,接下来我需要闭关数日,没有什么特别事情,不用来找我。”

  “是!”

  在白晓离开之前,夏流问道:“对了,御天塔什么时候开启?”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三个月。”

  白晓有些疑惑。

  以夏流的修为,再加上御雷诀,他还需要进入御天塔?

  “你给我做个报备,届时我要代表百胜殿参与御天塔之争。”

  “嘿嘿!我这就去办!”

  白晓之前对百胜殿进入御天塔完全不抱希望。

  以内往年来,百胜殿都没有弟子进入过。

  因为在进入之前,都被其他长老的弟子击败。

  所以丧失了资格。

  这一次,有夏流代表百胜殿参战。

  那进入御天塔的资格,百胜殿妥了!

  “嗯,回去。”

  夏流挥了挥手,事情到这里差不多就完美了。

  等去往御天塔中收取土灵,五行本源就差水本源和金本源没有达到二阶了。

  夏流并不担心,因为白绝给自己保证过。

  取得土灵以后,就动身前往下一个地方。

  晋级筑基指日可待!

  调整好心情后,夏流也进入闭关。

  他必须要在在进入御天塔之前淬炼好火本源。

  届时抽取御天塔的土灵,肯定会引起一阵闹动。

  没有强大的实力,只有白晓一人,恐怕难以平息闹动。

  所以,时间紧迫,必须赶紧淬炼火本源。

  这一次闭关,夏流整整一个月没出阁楼。

  也不知道白晓是怎么吩咐的,这一个月时间。

  百胜殿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千胜峰。

  结束闭关之后,夏流离开千胜峰。

  打算去看看樊欣那丫头修炼得怎样了。

  通过白晓,夏流确定樊欣在哪座山峰,于是不急不慢的御剑出发。

  好巧不巧。

  在他即将靠近明峰的时候,发现了一道意外身影。

  这人正是孙五!

  此时,孙五的身前,可是有着两位筑基初期修士。

  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和樊欣都在哪位长老的门下了。

  今天他带两位筑基期修士过来,是想要讨回当时被踩碎的脸颊吗?

  樊欣有些苦恼的站在三位青年身后。

  夏流估测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百胜殿的其他弟子。

  白晓当时说过,百胜殿还有五位弟子。

  看来这是其中之三。

  借助这个机会,夏流正好看看这些弟子对白晓的敬意。

  如果他们任由樊欣被欺负,那么后果自负!

  “两位师兄,就算有个人恩怨,也需要发放战帖,届时在御天主殿前,由众位师兄弟以及长老见证格斗?”

  “哼!你们不过是外门长老坐下弟子,有资格承接我的请帖?”

  孙淮冷哼一声。

  给外门长老坐下连筑基期都没有的弟子发战帖。

  这对他内门弟子的身份有辱!

  身为白晓坐下大弟子,白信子紧握拳头。

  他很想冲上去将孙淮的脸给打歪!

  “孙师兄,你可以羞辱我,但请不要将我师尊带上!”

  “呵呵,忘记了,这里可是外门长老的地域,我好怕怕啊……”

  孙淮装模作样的说着。

  “该死!”

  这一下,不仅是白信子怒了,其余两位师弟也都气愤不已。

  可他们没有筑基期能为,在孙淮面前,暂时只能憋屈。

  若是让他们在家门之前打了。

  这对师尊的脸面来说,至关重要。

  如果能不爆发冲突,还是不要爆发。

  毕竟外门长老和内门长老,在御天门中还是有不少差距。

  “哎,可怜的白晓,竟然沦落到外门长老的地步。”

  白绝的叹息声在夏流脑海中响起。

  对于这个事实,他真的无奈。

  “以白晓长老的实力,在御天门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啊……”

  (本章完)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