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强势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4      字数:2302
  没人敢出声。

  甚至连呼吸都停顿了。

  白信子完全不敢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看到了什么?

  夏流竟然以练气十五层修为,废筑基初期修为的孙淮。

  更轻描淡写的震退夜风。

  这一切,都不过是他随意施展!

  他究竟有多强?

  白信子不敢想。

  其他两位师弟,更是瞠目结舌。

  不敢相信此生之中,竟然能够看到这种形式的越级战斗。

  不对!

  这不是越级。

  而是越阶!

  练气期和筑基期,本就是两个天地之差的阶别。

  结果夏流完胜!

  不服不得!

  另一边,孙五被吓得裤子都湿了。

  双腿更是软绵无力。

  能够硬撑到现在。

  靠的不是力气。

  而是被麻痹的心魂。

  他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得罪的究竟是怎样一尊怪物!

  今天回去之后,他能想象自己究竟会被天德堂的长老如何处置。

  那一定生不如死!

  相比众人,樊欣倒是很轻松随意。

  如果孙淮等人是夏流的对手。

  那才是奇了怪。

  夏流曾以自身实力击杀过妖蛇。

  更带领众人冲破死亡迷雾。

  试问有几个筑基期修士能够做到?

  实力,仅仅是他的表面!

  他的能为,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想象得到。

  “别鬼吼鬼叫的了,这位朋友带他回去,另外如果你们天德堂想要来搞事,随时恭候!”

  夏流这么说,当然是震慑。

  接下来,如果天德堂的长老前来。

  他当然不会出手。

  如果白晓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

  那可以给他断粮了。

  “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百胜殿彻底消失在御天门!”

  面对夏流的强势,孙淮不甘示弱。

  被众位长老排斥的白晓。

  会因为这个事情,彻底埋没在御天门。

  甚至被迫离开宗门!

  “死鸭子嘴硬,再不离开,我卸你双足!”

  “走!”

  夏流的一句话,直接吓得孙淮不敢再有任何停留。

  夏流敢废自己一臂,他就敢卸自己双足!

  连夜风都被他震退。

  再做停留就是傻子!

  “你怎么不走?”

  看着被孙淮丢下的孙五,夏流冷眉问道。

  “前……前辈。”

  被夏流呼喊,孙五回神过来。

  无力的双足瞬间点地。

  “怎么?发现我是你惹不了的存在,跪下来求饶了?”

  “还请前辈饶了晚辈,晚辈保证,未来再也不敢踏足百胜殿周边三十里。”

  孙五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暗暗做决定,未来等修为达到筑基后期。

  一定要将今天的这份憋屈找回来!

  丢失的尊严!被残忍践踏的脸面,他铭记了!

  “你走,希望你迷途知返,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以为如何就能如何。”

  对于孙五,夏流没有丝毫的兴趣。

  这种人,此生的尽头,恐怕也就是练气期了。

  他连道都不知晓,如何筑基成功。

  “多谢前辈饶命!多谢前辈饶命!”

  跪拜几次之后,孙五逐渐恢复力量,随后头也不回的跑开。

  “夏师弟,你是真人不露相啊!”

  这一声师弟,白信子叫得很没有自信。

  自己入百胜殿十年。

  结果只是练气十五层。

  连刚入门的师弟都比不了。

  他有什么脸面做师兄?

  “咳咳,我也只是侥幸击退他们,我的极限已经到了,若是刚刚那人再来一剑,我可能要跪。”

  夏流干咳两声,装模作样的找个地方坐下。

  那大口喘息的模样,令人有些尴尬。

  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不管如何,夏师弟今天秒杀两位筑基初期修士,足以称之为强者!”

  白信子半信半疑。

  可说到底,自己在筑基修士面前,连动弹的资格都没有。

  夏流却以绝对实力击退他们。

  足可证明实力!

  “强者两字还是少用,我距离这两个字,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夏流摇摇头。

  在修仙界。

  没有化神期修为,何以敢称强者?

  白绝以化神期修为,结局还被轰碎肉身。

  归根结底,就是化神期都不见得天下无敌。

  这条路还远着呢……

  “夏流大哥,我最喜欢看你这幅样子,完美极了!”

  在白信子等人不知道说些什么时。

  樊欣欢笑着看向夏流。

  瞳孔转动,示意窥破了夏流的谎言。

  这家伙明明有筑基期修为,可却整天装普通修士。

  简直了!

  “咳咳,欣欣你还小,一切以修炼为主。”

  夏流挥了挥手说道。

  “喔噢,我又没想其他,只是夸赞你一下而已。”

  樊欣心底有些失落。

  可依然要强颜欢笑。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试探夏流了。

  可每一次的结果,总是这么相似。

  总感觉他不近女色。

  他的心装不下修炼之外的其他东西。

  “三位师兄,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夏师弟!我们连你在哪座洞府修炼都不知道呢。”

  白信子连忙将夏流叫住。

  今天这一番见识。

  他们已经确定,未来必须要和夏流多做交流。

  而且从这货的谈话之间,不难看出,他并不是刻意回避众人。

  他很开朗呢。

  “洞府啊……”

  夏流想了想,轻描淡写的说道:“千胜峰。”

  “好!我记住了!”

  白信子点点头,总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可一时间想不起在什么位置了。

  回去仔细想想,应该能够确定到夏流修炼的洞府。

  “夏流大哥,你不留下来喝喝茶?”

  樊欣很久没见到夏流了,今天难得有机会。

  她不想夏流走得这么快。

  “我还有一些事情,改天会在过来,再见了。”

  说完夏流施展身法,快速离开明峰。

  等夏流离开之后,其中一名弟子的表情惊愕不已。

  “师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难看,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被吓住了吗?”

  白信子有些不解的看向那名弟子。

  “师兄,你……”

  他不知道要怎么说。

  因为这个回神之后,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如果受伤了,我带你去找师尊。”

  白信子都快急死了。

  “白师兄,刚才夏夏……”

  他说不出夏师弟三个字,因为他哪里以后资格做夏流的师兄。

  “他说住在千胜峰!”

  “对啊,千胜峰……千胜峰!”

  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白信子瞳孔猛的一缩,他想起来了!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