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登门问罪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4      字数:2241
  千胜峰!

  “白师兄,千胜峰代表着什么?怎么你们看着都好惊讶一样?”

  樊欣不解的问道。

  “樊师妹你刚来可能不知道,千胜峰可是百胜殿的禁地!”

  白信子犹然记得,自己小时候想要去千胜峰玩耍。

  结果直接被白晓打了一顿。

  还被警告。

  要是敢推开千胜峰的阁楼大门。

  就斩去双手。

  从此之后,千胜峰就没人敢在靠近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千胜峰怎么回事禁地呢?”

  樊欣有些着急,既然是禁地,可为什么夏流能够在那里修炼?

  “我四处打探,得知千胜峰是从一位大能前辈曾经居住的地方,后人不得染指。”

  白信子无奈一笑:“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懂。”

  “既然夏师弟能够在千胜峰修炼,说明他不可思议。”

  樊欣点点头,夏流的确不可思议!

  此时,众人彻底明白。

  自己和夏流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而是天上地下。

  本想还能去找夏流交流。

  现在看来,莫法,莫法啊……

  千胜峰上。

  对于众人的惊叹,夏流浑然不知情。

  放松心情之后,他需要继续修炼。

  可能要不了多久,天德堂的长老就会过来。

  他需要做一番准备。

  三天之后,潜心在阁楼内修炼的夏流感知到一股力量。

  极其愤怒的气息!

  “难道是天德堂的长老?”

  夏流停止修炼,细细感应从远方飘来的气息。

  “应该错不了,天德堂从古至今都是护短严重的长老堂口,不知道这一届的堂主,是否也和数千年前的一样。”

  白绝苦涩一笑。

  当年他会离开御天门。

  一方面是实力无法突破。

  另一方面则是看不下天德堂的作风,将其中一名长老废去修为。

  最后被当时的宗主赶出御天门。

  百年之后,自己以元婴期回归,将宗门上下震得麻木。

  只是一次小小的降临,便让白族在御天门地位上涨。

  后来,白族更有一名修士成为宗主。

  可惜,自己肉身损毁之后,就不确定白族在御天门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看白晓的模样。

  白族怕是没落到只能蜗在百胜殿了。

  并且还要受到各方打压。

  “白老,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夏流沉默了许久,他感觉自己既然来了。

  应该要做一些事情再走。

  毕竟从白晓和白绝的功法上,夏流已经猜测到两人的关系。

  “哦?你想做些什么呢?”

  “帮助白长老重新站回内门。”

  “哦?恐怕会很困难啊,至少以你现在的修为不足以做到。”

  白绝不是打击夏流。

  而是御天门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能够屹立在东流郡这么多年,御天门肯定不简单。

  白绝在元婴期返回的时候,曾经发现了一个秘密,不知道那个秘密是否还尚在。

  对元婴期来说,御天门的秘密不算什么。

  可对夏流来说,那非常不简单。

  就是以自己现在的魂力,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完成。

  “不管怎么样,我先这么决定,如果实在不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夏流现在只能这么说了。

  若是有金丹期实力,带飞白晓,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哈哈,我欣赏你的性格,同时也期待你成功的那一刻!”

  白绝内心也挺希望白族能在御天门可以起来。

  整个百胜殿,估计都不剩多少白姓修士了。

  也不知道这数千年来,他们经历了什么,最后只剩下这廖少的人数。

  “嗯,今天就当做开端!”

  “哦?你又有什么主意?”

  白绝有些猜不透这家伙的想法了。

  “匿名把天德堂的长老教训一顿。”

  “哈哈!刺激!”

  白绝哈哈一笑,完全支持夏流。

  当年他本来还想教训一下天德堂众修。

  可以元婴期修为降临,以大欺小的事情做出来了,自己也没有脸面。

  现在夏流以练气期功体出手,可不是以大欺小了。

  “到时候还请白老相助。”

  “这个自然,在进入御天塔之前,你还不能暴露。”

  “好滴!”

  回应之后,夏流从储物戒中取出黑袍。

  穿戴完毕之后,夏流将太清剑藏在阁楼之中。

  趁着朦胧夜色。

  夏流隐匿身形,悄悄前往百胜殿。

  那里是白晓常驻的地方。

  这一次天德堂的长老前来。

  他绝对会去往百胜殿。

  夏流倒是要看看,这天德堂的长老,究竟想要做什么!

  百胜殿。

  往常这个时候,灯火只会微亮。

  今天不一样,整座大殿都闪亮灯火。

  在大殿中央,一位白发老者背负双手,面容冷峻盯着台上的白晓。

  “白长老,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敢保证你这百胜殿只会余下一片废墟!”

  “孙孔!你今天来的目地,就是要拆我百胜殿?”

  白晓有些懵逼。

  这货突然来搞事,真以为自己的忍耐没有限度吗?

  白晓虽然没有经历过当年白族在御天门的变动。

  可从自己担任内门长老之后。

  处处被针对。

  处处被打压。

  他早就看明白了。

  御天门的很多长老都想搞自己。

  他明明可以离开御天门。

  但偏偏留下来。

  只为突破金丹期,然后给这帮混蛋上一课!

  今天,面对孙孔上门挑衅,白晓忍受不下去了。

  必要时刻,他会将这货废武了!

  “白晓!你还在装什么糊涂!我侄儿孙淮路过你百胜殿领域,结果却被废了一条手臂!你别跟我说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嗯?如果是这个原因,我就不明白了。”

  白晓回忆一番,孙淮算是内门顶尖弟子。

  拥有筑基期修为。

  在百胜殿被废掉手臂。

  当真,好!

  “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让你百胜殿灰都不剩!”

  “孙孔,别吼这么大声,难道你认为是我出手废你侄儿的手臂?”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白晓内心的愤怒竟然隐隐消散了一些。

  甚至还想笑。

  “不是你!却是你百胜殿的弟子!今天我过来是让你交出这名弟子,并且给我补偿一些天地灵药。”

  “孙孔,你活太久脑子进水了?我百胜殿有超过筑基期修为的弟子吗?”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