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暗讽
作者:白色企鹅      更新:2022-10-29 00:34      字数:2233
  马白应承道。

  他和唐泽身为御天门高层。

  可以翻阅许多不公布的消息。

  其中有一段比较古老的记载,他们见到过。

  只是碍于当下局面,可能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马护法,你没在开玩笑?”

  “就是,如果宗门有顶尖强者,那现在东流郡怎么还是四级都郡?”

  “是啊!这个怎么解释?”

  ……

  “你们想知道原因吗?”

  唐泽突然寒着脸问道。

  “还请宗主明示。”

  “请宗主明示。”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声。

  出身御天门的顶尖强者。

  到最后竟然没让御天门飞跃四级都郡禁锢。

  这说出来谁信啊?

  “数千年前,那名双本源天才修士,因为无法容忍宗门内斗,最后以练气期修为出手废了筑基期修士根基。”

  随着唐泽说起这段往故,很多人都倒吸凉气。

  以练气期修为废除筑基期修士!

  这简直恐怖!

  “最后迫于压力,他被逐出宗门,数百年后他以元婴期修为返回……”

  “这!”

  “元婴期!”

  众人都被惊叹到了。

  元婴期,他们甚至都不敢想。

  此生若能够凝聚金丹,已经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惜了,如果当时他不被驱除出宗门,宗门乃至都郡,都将达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境界和地位。”

  “的确,可惜时间不能复返。”

  ……

  众位长老纷纷道出叹息之意。

  如果东流郡可以成为更高级的都郡,现在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的确可惜了。”

  唐泽扫视在场众人继续说道:“忘了说一点,这位强者他出身百胜殿。”

  “什么!”

  “百胜殿!”

  “这!”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惊骇的心情。

  百胜殿,也就是白族,竟然出过元婴期强者!

  “很惊讶对不对?如果当年宗门各部一切安好,没有矛盾,他又怎么会离开?”

  唐泽暗讽众人。

  这位强者的经历,不就正和现在的夏流一样。

  被万般嘲讽。

  若是再进一步。

  他迫于压力离开宗门,百年之后以元婴期归回。

  在场众人又会是何等表情?

  惊煞?错愕?

  唐泽只是想告诉他们,莫欺少年穷!

  “宗主,时间差不多了,不如进行下一步竞争,历史已经过去,新的一页得由我们翻开。”

  孙元,天德堂长老,算是这个堂口的堂主。

  他表面上只是筑基后期修为。

  至于真实修为,和唐泽相当!

  甚至超越唐泽。

  他对当年发生的事情非常了解。

  那是天德堂最灰暗,无法抬头的时期。

  他不愿意接受这段历史。

  也正是因为这段历史,让天德堂与百胜殿的关系无法修补。

  “咳咳,今天说得有些多了,接着竞争……”

  唐泽看了孙元一眼。

  这老家伙心理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态度自己表明了。

  希望夏流能够听懂。

  夏流的确听懂了。

  但他内心并没有任何波澜,甚至还想笑。

  “白老,当年的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夏流传念道。

  御天门唯一的元婴期修士,不就是离开后再归回的白绝嘛。

  “哈哈,当年我挺冲动的,如果不是担心白族覆灭,我也不会返回。”

  白绝哈哈一笑,将原因解析出来。

  “当年我已经拉过白族一把,白族能够昌荣数千年,后来没落,其中原因细思极恐。”

  如果白族一直都安分守己,努力修炼。

  白绝认为不会出现当前这种局面。

  虽然没经历过。

  但闯荡这么多年,他猜想得到。

  人只要一膨胀,那么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接下来应该会有一场不能伤人性命的争夺赛。”

  “争夺赛?争夺什么?”

  夏流不明所以的问道。

  “还记得当时通过登天门之前的试炼场吗?差不多和那个模式一样。”

  “哦?把参与的人丢到一个地方,然后抢夺他人的信物?”

  “没错,这个地方有些不一样,是在阵法之内,阵外修士可以看到其内情况。”

  白绝振振有词的解释道。

  “这就厉害了,全方位监督,不给弟子有一丝一毫的性命之忧?”

  “算是这么理解,不过有意思的是,只要不伤及性命和废除根基,其他随便来。”

  夏流问道:“也就是说,除了不搞死对方和不摧毁对方的根基,将他们击成重伤都可以?”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如果你伤了某些长老的心爱弟子,等以后在御天门内走动,或者离开,肯定会被偷袭。”

  “哈哈!我喜欢这样!”

  夏流真心感觉这个规矩不错。

  只要不杀死对方和摧毁根基。

  就看谁不长眼撞到自己身上了。

  在夏流和白绝传念交流时。

  马白走到他身前。

  递给他一个玉牌。

  “每位参与竞争的天才修士都注意了,在小千世界法阵内,不得击杀他人,不许摧毁对方根基。”

  唐泽冷肃说道:“规矩你们都懂,关于小千世界阵法我就不多解释了,只要对方交出玉牌,停止一切攻击行为。”

  “记住了吗?”

  “记住了!”

  拿着玉牌的修士们齐声呐吼道。

  “根据先前统计的人数,一共是四十八名弟子,最终只能有三人胜出。”

  马白扫视众人说道:“也就是说,只要获得十六块玉牌,就可以和守阵人申请离开。”

  夏流低估道:“十六块,难度还算可以……”

  “对你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只是在小千世界阵法内,找人比较耗费时间罢了。”

  “白老,你对小千世界阵法应该很了解,有你领路还需要担心吗?”

  夏流笑嘻嘻的回应白绝。

  “咳咳,不要高抬我,在小千世界阵法内,你们的位置被随意乱放,其内非常广阔,直线飞完都要几天时间呢……”

  “噗!几天时间才能飞完小千世界阵法,那有人故意躲起来,怎么在里面寻找啊?”

  夏流无语了,这么大的地方,简直要人命啊。

  “不用担心,每隔一段时间,玉牌上就会有提醒,距离你最近的玉牌会起共振,除非玉牌相聚不足百米,不然共振会一直存在。”

  yukanshu.com         qil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