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六十章 只要我跑的够快
作者:第七重奏01      更新:2023-02-12 23:09      字数:3372
  ****************************************************************************************

  “你的伤势怎么样,还能继续战斗么?”

  意外发生的如此突然,导致我们都有些慌了神,没有多想就选择了撤退,然后被两大魔神一路追赶。

  具体来说,就是我受伤了,被巴罗格魔神那家伙。

  还是太大意了,这几天都是和那家伙战斗,面对的尽是鬼畜舞,仿佛某种不可描述的震动物体般,仔细盯久了连视线都会渐渐模糊。

  下意识的就以为,巴罗格魔神大概也就这画风了,没想到他会忽然来上一记狠的。

  不,也不能说没想到,毕竟就算我傻,乌格尔大佬也不傻,巴罗格魔神这种消极战术,早被我们分析了不止十次,先是诱敌大意,然后乘其不意攻其不备,这种可能性我们其实考虑过。

  所以,其实我多少还是有些防备的,只是没想到如此突然,近距离下冷不防就被巴罗格的牛角顶了一下。

  本来嘛,这种突然的袭击,攻击力应该高不了哪去,就像我的多重焰拳,总需要一点蓄力时间,可能只有几微秒,但对于同级别的高手而言,已经足够看穿你在憋大招并作出反应了。

  平a而已,就算中了最多也就擦破点皮,多大点事啊?

  想是这么想,但世事往往不遂人意,那对牛角,就在我的胸口上直接捅了个窟窿,到现在血还在流。

  如果不算诅咒,几乎能比得上我在深渊世界里被六大魔神联手重伤那次了。

  这不科学!为什么巴罗格魔神连蓄力都没有的区区一记平a,威力竟然能及得上深渊六魔神的联手大招?

  他有这个实力,他还不上天?还要在深渊里混?你逗我玩呢?!

  我在想,是不是依靠了什么作弊道具,比如说乌格尔大佬手中那件蕴含着五爷普通一拳的神器。

  莫非是贝利尔插手了?

  “伤势还行,修养个两三天就能痊愈了,继续战斗也没问题,不过大概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了。”

  听到我这么说,乌格尔松了一口气,毕竟胸口上那个血窟窿看着怪渗人的,换成其他人受到这样的伤害,大概会当场去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巴罗格魔神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攻击?莫非是贝利尔的阴谋?”我忍不住问道,也想在乌格尔大佬面前挽回点面子,不是我方不给力,奈何对方耍奸计!

  “我看到是未必。”平时说话超好听,贼有人情味的乌格尔老大,此时却像是钢铁直男般没读懂我的意思,摇头否认,硬是让我的面子摔到了地上。

  算了,常有的事,比如说节操,又比如说节操。

  “如果是贝利尔出手,我们面临的结果可就未必有现在那么轻松了。”

  我很想说我现在也不轻松呀,只不过是皮粗肉糙点,恢复能力强大点,所以才看着还像头猪坚强,那是真的很坚强了,换做你试试看?

  “那为什么……”

  “那大概是牛头的压箱底绝活。”

  “压箱底绝活?”我愣了愣,脑子转了好几秒钟,才忽然想起还有这种设定。

  对哦,是压箱底绝活,哪个魔神强者不是活了几千上万年,怎么可能不藏上一两手同归于尽的招数,让别人完全看穿呢?

  也就是我这种毫无底蕴的萌新,才没什么压箱底绝活,最多就是爆个种,耍个罪罚什么的。

  也不知道到了四翼境界,罪罚还管不管用,毕竟教会我这一招的腿毛仙人也没有达到四翼境界,这么说来岂不是我身为联盟高手高高手的最后一点遮羞布都岌岌可危?!

  导演,缺压箱底绝活,很急!加急!

  “抱歉,没能及时提醒你,我和牛头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也从来没见它用过这一招,或许就连其他五位深渊魔神都不知道牛头藏着这一手,毕竟它们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去。”

  我罢了罢手,你都不知道了,还怎么提醒我。

  “这一手到是有点巧妙,我一直觉得牛头那对角应该不是摆设,原来是这样,大概是有着积蓄能量的作用,就像我手中这颗泰瑞尔首领赐予的光球,牛头平时将能量一点一点的积攒在里面,到关键时刻一口气爆发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能够瞬间发出如此强力的招式……”

  乌格尔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战士,牛头只用过一次的压箱底绝活,看样子就已经被他分析通透了,下次对决的时候,牛头可就难以用这一手阴人了。

  压箱底压箱底,就是因为别人不知道才叫压箱底。巴罗格魔神光是这一招,对我造成的伤害就抵得上深渊六魔神的合力一击了,仔细回想一下,要是当时六魔神不是勾心斗角,不齐心,或是早点瞎猜我是什么

  暗黑版深渊魔神专属行走于世的活唐僧,都使上压箱底的力量的话……

  大概,我这时候都已经投胎完毕了。

  话又说回来,我承认大佬分析的很精彩,很有道理,让我深感佩服,但现在不是干这些的时候?虽然一个劲在胡思乱想的我似乎没资格说这话。

  现在的情况是说妙也不妙,说不妙,其实也不是那么的不妙,就算没有我这个战斗力,乌格尔一打二也死不了,它们又追不上我,性命无忧,到是教廷山那边更让人担心。

  总体来说,局势介乎于妙与不妙之间……等等,妙你个鬼呀!哪来的阿妙!你在玩天下第一啊?

  正因局势如此,我才感到犹豫不决,是继续与深渊魔神周旋,拖住它们不让它们去找教廷山,还是就此展开游击战,先保全好自己再说?

  “乌格尔大人?”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好的,没问题,我去拖住他们,你先走,等你的伤势好个七七八八再说。”乌格尔点点头,二话不说一个调头冲向气势汹汹的深渊魔神。

  喵喵喵?!

  我呆的差点忘记该怎么走。

  好你个鬼呀!没问题你个鬼呀!你立flag不要钱的啊!

  到底得怎么样才能将我一声带询问意思的乌格尔大人,理解成这副模样?我和大佬什么时候有过如此默契了?

  我很想回过头把乌格尔大佬拉回来解释清楚,我只是想问问我们到底是继续跑,还是咋滴,不是让你一个人去扛,我自己跑路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

  别说身子开了个窟窿,就算脑子开了个窟窿,我也照样猪突猛进,无所畏惧!

  咳咳,像小幽灵那样。

  不过现在跑回去只会给大佬添麻烦,就像电视剧里的某些圣母配角,心里没点那啥数,以为凭借嘴炮就可以劝恶人做个好人,非要跟大佬上战场,最后拖累别人牺牲。

  更何况,乌格尔大佬身上还有五爷的普通一拳,身为大佬,他十有八九也是有压箱底的功夫,不像我这个被导演训斥不配拥有压箱底绝活的惨兮兮救世主,不至于那么快就回老家结婚。

  这么一想,作为不配拥有压箱底绝活的弟中弟,我果断溜了。

  改天找个箱底将自己压一压,说不定和秃头一样,是种新型的节能型变强方式。

  不过也不能太大意,乌格尔大佬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拦下两个,特别是蜘蛛魔神这种八百里爆头的神仙。

  最多能为我争取一会儿的跑路功夫,我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得乘机拉开距离,利用主场的优势藏起来养伤,让对方找不着我。

  我一边跑,一边东张西望,地狱山确实是自己的主场没错,可以说比我熟悉这里的【人】绝对不超过两百之数。

  看,前面那片地形,多眼熟。

  看,左边那片地形,多眼熟。

  看,右边那片地形,多眼熟。

  看,身后那片地形,多眼熟。

  曾经有位伟人说过,看着都眼熟,就是都不熟,此刻我悟了。

  正当我陷入眼熟的陷阱,有些风中凌乱的时候,耳边忽地传来模糊不清的,状似苍老,嘶哑,阴沉的奇怪声响。

  “人类……”

  “人类……”

  我勒个去,这是恐怖片开场了?!

  跑勒,只要我跑的够快,贞子伽椰子什么的就追不上我。

  “等等,人类,我是你们口中的蜘蛛魔神……”在我撒腿的一瞬间,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清晰多了。

  原来不是鬼呀,是蜘蛛魔神。

  我松了一口气。

  等等,这比鬼更可怕,妈耶,敌人追上来了,快跑!

  “请听我一言,反正我的速度追不上你,对。”蜘蛛魔神的声音再次传来,为了表达诚意,它甚至将追上来的一截蜘蛛腿,暴露在我的视线底下。

  我又不傻,鬼知道你追上来多少条腿啊,说不定只是故意露出一条让我轻敌大意,其他几条暗中伺机偷袭!

  巴罗格都会用这招阴人了,何况是你这老阴皮!

  想是这么想,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保持着对方追不上自己的速度,想听听这诡计多端的老蜘蛛又打什么鬼主意,回头再找乌格尔大佬合计合计,好知道它们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

  否则,就凭巴罗格魔神这一手,犀利是犀利,但想对我造成致命伤害,还是图样图森破,我在深渊里展现出来的强大生存能力,它们又不是没有见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