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唐医生
作者:燕子回时      更新:2022-10-20 05:32      字数:4149
  钱楚拿了叉子叉水果吃。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周重诚不爱看这种电视,不过她喜欢嘛,就坐着陪着她,时不时还跟她讨论下里面的人物,“你看这个大妈跟你家邻居周阿姨像不像?特别喜欢看热闹,又热心又八卦,又可恨又可爱。”

  他不说钱楚没觉得,他一说,钱楚突然发现还确实挺像,他描述的也挺形象。

  “你在叮咚镇的时候,有没有问你什么?”钱楚的视线盯着电视,嘴里问他问题。

  周重诚干笑“也没人问什么……”

  “真的呀?”钱楚扭头看他“比如我家邻居周大婶,她没问过你跟我什么关系?”

  周重诚不好意思的说“其实问过,我没瞎说,我就是说你是我朋友。真的!”

  “那他们没问你,为什么普通朋友你要帮忙帮到那个程度?”

  周重诚沉默了好一会爱说“没问。”

  钱楚往沙发上一靠,把水果盘端到手上,一边吃水果一边问“周重诚,我屋里那个存钱罐,是不是你偷摸放到袋子里的?”

  周重诚“……”

  “是不是啊?”

  周重诚抬头看天“我不记得了。”

  “哎呀,那就不是了。”钱楚说“那么漂亮的汽车,买都买不到,看着还像是手工做的,要是你送的,你肯定印象深刻。我想想,可能是我高中的时候,我们班长偷摸送的,他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智慧的智,刚好是字幕z……”

  钱楚话没说完,周重诚急忙抢到“怎么可能?书呆子是做不出汽车来的。那东西可是全手工,拿装月榜的铁皮盒子一点一点剪出来的焊接的,那车鼓励是从其他玩具车上拆下来的……就你们班那个班长,他再多长两只手也做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啊?”钱楚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又不是你做的。说不定人家就是有这个才能呢?”

  周重诚欲言又止,纠结半天后,破罐破摔道“那就是我放的,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做好了,不知道给谁,看你那么喜欢收礼物,就放袋子里了……”

  钱楚点头“哦。”然后又掉头看电视。

  周重诚“?”

  就“哦”一下,完了?

  他都承认那车是她送得了,她为什么没反应没表示?“哦”是什么意思?

  周重诚对她强调“那个存钱罐就是我送给你的。我做了很长时间才做好,还专门买了油漆。”

  钱楚眼睛盯着电视,应了句“嗯。”

  周重诚“……”

  周重诚问“你是不是不喜欢?”

  钱楚回答“挺喜欢的。”

  “那,那我送得,你都没表示?”周重诚又问。

  “谢谢你。”

  周重诚“……”

  他觉得内心很受伤,怎么就一个谢谢就完事了?

  那《越人歌》怎么办?

  那歌里的意思她到底懂不懂啊?

  难道那天问他诗句,就是随口瞎问的?

  -

  两个月后,叮咚镇那个卷款逃跑的放高利贷人被抓住了。

  在叮咚镇上,周围的人都尊称一句钱老大,一辈子专门放贷卫为生,以前他都是攒点小钱放贷,因为以前镇上的放贷大户有固定的几个人,其他小户不敢抢生意。后来那些几个大户被抓了之后,他才在这几年慢慢挺直了腰杆,由老钱变成了钱老大。

  看着聚集到手里的钱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大,钱老大的野心自然也就越来越大。

  叮咚镇上的年轻人大多在外地打工或者上学,留在家里的都是父母老人,钱老大打得就是这些老人的注意。这些人都是那种有理攒了点钱,留着给儿子结婚买房用的,这年头都知道放银行利息低,不划算,高利贷虽然国家打击,可也没打击到叮咚镇这种旮旯里,再说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办法总比规矩多。

  钱老大本来也赚了钱,他看着几百万的时候没心动,因为他赚得来,而且不难,可是当他拿到白先生母亲拿过去的那笔钱时,心一下就动了。两千万,再加上其他人杂七杂八的费用,凑到一块将近三千万,他眼都红了。

  所以铤而走险,就想着拿了这个钱找地方躲起来一阵,到时候再换个地方开始生活,这辈子吃喝都不愁。

  钱老大确实也躲了一阵,外头风声特别紧。老婆孩子他提前安排了,他就晚了一步,风声走漏了,没走掉,他现在就躲在一个小旅馆,不需要身份证那种,一天三顿饭都是点的外卖,还让外卖员挂到门上,等人走了才拿。

  家里老东西给他发了短信,说家门口的路上天天守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每天都有三四个在那边转悠,上个集市都有人跟着。他们也不伤害人,就是跟着,报警警察也没办法,大路朝天,人家爱怎么走就怎么走,只要不违法,警察也不管。而叮咚镇上前前后后都有哪些被骗了钱的人守着。

  钱老大觉得应该可以躲过去的,结果他抽烟,在小旅馆躲了那么久,身上带的两条烟都抽完了,他烟瘾犯了后,那滋味十分难受,他实在忍不住了,就趁傍晚的时候偷摸出去买烟,结果就是这点时间,被周美兰另外两个阿姨巡逻的时候发现,周美兰一下冲过去扯着就不撒手,三个女人一下撕得撕,抓得抓,差点把钱老大扒光。

  最后警察来了,把人带走。

  这消息还是周美兰特地打电话告诉钱楚的,说她抓到了钱老大。

  钱楚简直不敢相信,“妈,是你抓到的?你……你身体没事?”

  “我没事,好着呢!”周美兰中气十足,一改往日萎靡的气息。

  晚上回去后,钱楚跟周重诚说了这事,让他也放心,周重诚听了之后,开口“人抓到了,我得回一趟镇上,要不然人家有关系,退款优先别人怎么办?”

  钱楚拧着眉“可是,我们也不认识人,就算去了,如果别人有关系,我们也没办法啊。“

  周重诚回答“不去我们连原因都不知道。还是去了能了解情况。”

  “那还是我去,之前守村的事就是你帮我们,现在人抓到了,怎么还要麻烦你呢?还是我回去……”

  钱楚话没说完,周重诚打断“我是群里领导,你看看群里,大家都在问我,肯定我去。我那边熟人多,能问到事。”

  钱楚“……”

  在她老家说他熟人多,真够大言不惭的。

  “你真的要去啊?”钱楚问“我真得觉得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我明天一早就走!”

  “那我跟你一块去。”钱楚说“总不好什么都让你做,我也会不好意思。”

  “不用,我尽量想到办法。”

  早上钱楚起来之后,发现周重诚怕她跟着,人已经走了。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周重诚打了个电话给她,“钱楚,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把阿姨接到文苏的第一医院,带她去做个检测?”

  钱楚一愣,急忙问“我妈怎么了?”

  “她没事,挺好的,是我在想办法,看能不能优先要到钱,你先来接阿姨,我回头告诉你怎么做。”

  钱楚开车赶回叮咚镇,在家里见到了周重诚和她妈,周重诚一看到她,立刻迎了过来,“我想到一个办法。虽然有点缺德,但是可以优先要到钱。”

  钱楚急忙问“什么办法?”

  周重诚说“你带阿姨去医院做个检测,我让一个大哥开个证明,证明阿姨身体不要,有慢性病,需要拿钱治病。出于人道主义,这个钱在返回赔偿的时候,可能会优先返回给急用的人。”

  钱楚瞪圆了眼“这样能行吗?”

  “甭管行不行,先把证明开了再说。”他掏出电话,随手发给钱楚一个手机号,“这是唐医生,你到了医院给他打电话,他会安排阿姨走一个流程。”

  钱楚张了张嘴,“我……那我表姐……我能告诉她吗?不过,我大姑和大姑父身体一直都不好,也确实一直在吃药。我就让他们拿以前的病历去开个证明,这总可以?”

  周重诚点头“行,我是怕用这招的人多了,就没效果了。先不要对外说,带阿姨去做个检测再说。”

  钱楚点头,午饭都没吃,直接开车带周美兰去文苏第一人民医院。

  一路上周美兰一个劲的夸周重诚“周老板真是有办法,我都没想到这个,这样就多了一点机会。我听说人家那老钱的钱都被转移到他老婆的账户上,他老婆带着儿子跑到了新加坡,老钱账上只有一百多万,账户还被冻结了,现在大家伙的眼睛都盯着老钱家在镇上的那套房子呢。这要是不想法子,说不定什么都分不到。”

  钱楚开车去医院的路上,表姐的电话打了过来,“楚楚,你微信上说得话是真的啊?”

  “是不是百分百管用我不知道,姐,反正不管结果,先试一试,我现在在带我妈去医院的路上,大姑和姑父身体不是一直不好吗?你到时候就说那三百万是你为大姑和姑父准备的看病钱,救命用的,哪个病严重你就说哪个。”钱楚教她“大姑和姑父的病历,医院去开个证明,以往吃药的发票这些,有多少准备多少,到时候一股脑拿出来让人看!”

  表姐一一记下“行,楚楚,那我先照你说得做!”

  挂了电话,周美兰有点不高兴“你什么的都跟她说,到时候万一跟我们争起来怎么办?你也是,周老板想到的办法,你为什么非要告诉别人?别到时候人家拿到钱,我们的钱没影了!”

  钱楚看了她妈一眼,没说话,周美兰说完又低下头,随即萎靡下来。

  到了医院楼下,钱楚按照周重诚给的那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不多时电话通了。

  钱楚“您好唐医生,我是周重诚周先生的朋友钱楚,是周先生让我来找您的。我们现在方便过去找您吗?”

  电话那头唐医生的声音低沉稳重,“我在三楼心外科,还有两个号就结束。你可能要稍等一下。”

  “好的,谢谢唐医生。”钱楚带着周美兰上楼。

  电梯口等的病人太多,有时候还会有病床推着上下,周美兰爬到三楼气喘吁吁,“这是打死累死我?要爬三楼呢。老了老了,爬三层楼就快喘不过气似的……”

  不经常爬楼的人,突然爬楼梯确实会累,钱楚都觉得腿酸了,她转身扶着周美兰“那咱们就走慢一点,又不着急。”

  周美兰回答“怎么不着急?我巴不得现在都拿了证明回镇上了!”

  钱楚根据三楼心血管科室外的门牌上,找到了唯一的唐医生名牌。

  她看着那个名牌,觉得这真是个奇妙的世界,她上次还捡到这位医生的医生证件,这次竟然就要请他帮忙。

  果然这是一个论因果的世界。

  钱楚看了眼半开的门,里面还有最后一个病人。

  钱楚带着周美兰站在门口等着,直到里面的病人拿了病历本出来,她才敲敲门“唐医生,我叫钱楚,是周重诚周先生让我来找您的。”

  坐在里面的医生穿着白大褂,低着头正收拾面前的东西,听到钱楚的声音后他抬头,刚好和钱楚的视线撞在一起,两人同时愣了一下。

  相似的眉眼和轮廓,却又完全不同。难怪医院的小护士提到他会那么激动,对于现实生活中的人来说,他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帅哥。

  英俊的人总能让人心生好感,何况还是位海归精英似的人物。

  钱楚对他浅浅一笑,轻轻点头,“唐医生您好。”

  唐之远看着她,随后站起来,朝钱楚伸出手“钱小姐你好,我叫唐之远。小周跟我说了你们的情况。”

  钱楚握住对方的手,他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精瘦却十分有力,握在手中带着丝丝凉意,和炎炎夏日的高温比,总让钱楚有那么几分不真切之感。

  两人的手轻轻握了一下,又很快松开。